对话 Merlin Chain 创始人 jeff:为什么散户难受 因为它们感觉被机构割了

[复制链接]
569 |0
发表于 2024-2-25 16:3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截至 2 月 23 日,BitDAC L2 网络 Merlin Chain 主网质押活动在开启 14 天内,总 TVL 已突破 19.7 亿美元。这是一个对 Merlin Chain 创始人 jeff 的采访,时长约 50 分钟。包含了 jeff 的个人经历、对 BitDavinci L2 生态的宏观判断、Merlin Chain 的定位以及经验分享。

请介绍一下自己过往的一些经历

jeff:我了解区块链还是比较早的。因为我在 2012 年创业的时候,当时我们的投资人 IDG 投资了 Maximinebase 和 Ripple。那会投资人(IDG)很热衷地与我们这一批年轻创业者聊一些区块链的事情。所以我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去了解BTC白皮书然后去购买加密货币。当时的话,比特币,以及后面的 瑞波币 和 莱特币 都买了很多。本身我是搞技术的,对于区块链的信仰其实早期的时候就建立起来了,包括早期那时候国内 OG 们还有很多线下聊天聚会。

不过,我后面一直在做 Web2 的创业,也没有加入到 Web3 大浪潮里面。直到去年(2023 年)年初,当时整个 Web2 的美元市场行情不太好,因而到 Web3 看一些机会。那会正好 Ordinals 出来,也让我们对于 BitDavinci 生态产生了一些新的想法。在去年初的时候,许多行业里面的人对于 Ordinals 的看法是比较偏悲观的,一些人说这只是一个 MEME,或者只是 BitDAC 生态里面的一个短期 FOMO。

然而我们看到的机会是相反的,有三个点。第一个是自下而上的发行方式,由社区驱动的资产,从资产到项目的新叙事。意思是,这个资产本身是由社区自下而上形成的,当社区完全掌握了这个资产以后,然后再反向的社区去对这个资产进行建设。不像传统的区块链项目,是项目方先有一个想法,然后他们去分配代币,去做产品去吸引更多用户。现在 BitDavinci 这边是反过来的,社区先找到资产,社区先把这个资产发射完,社区里面的人基于资产去做应用去做生态去做赋能。包括像最近我们所看到很多 BRC-20 生态的整个社区,他们自己去做 Launchpad、做游戏、甚至是做 Layer2。所以我觉得整个叙事的变化是我们看到的第一个机会。

第二个我们所看到的机会是所有内容上链以后产生的可组合性。因为过去许多 Ethereum 的内容是不上链的,BitDavinci 这边所有的内容,不管是游戏内容还是应用脚本,还是社交资产,所有有的这些内容都是要在铭文上进行上链开源。所以上链内容的可组合性,包括我们其实从 BRC-420 开始做,也是受到这个哲学的影响,把内容上链开源模块化,最终资产化。

第三个机会,是宏观的机会,就是BTC它本身。BTC资金体量非常大,是一个万亿规模。但是在这个万亿规模下,之前一直没有好的生态,没有金融的生息,所以大部分 比特币 大户就只是把钱放在冷钱包里,没有办法去通过这个挣钱,但是这个需求是不可忽略的。现在有很多 CeFi 做 比特币 借贷、理财,这个资金体量的潜力在这。哪怕就做一点生态出来,我觉得对于这个资金体量可能产生的金融上的影响力也要比做千军万马个 Ethereum L2 更大。这就是我们当时做 Ordinals 和 BitDavinci 生态的一些想法。

是什么样的机遇促使你要去做 Merlin,以及现在 Merlin 团队的构成是什么样子的

jeff:其实做 Merlin 是一种偶然,也是一种必然。去年其实没什么人说要做 BitDavinci L2。我们从去年 6 月份开始做应用,做递归涂鸦,做递归论坛,做链上投票,后来做 Bitmap 语言和元宇宙,Bitmap 的游戏引擎和编辑器,再到后面发行 BRC-420 资产协议,再到 BRC-420 协议上面的资产越来越丰富。在这个过程当中,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和开发者和用户在群里面在 Twitter 上进行互动、进行 Twitter Space。一个很明显的问题是,大家发现在 L1 上可以做的事情越来越有限。什么意思呢?当你想在 L1 上做一个游戏去赋能 Bitmap,你会发现它在 L1 上的交互是非常少的。你想做让用户可以去进行竞争,有博弈逻辑,做社交,或者做 lunch chat 和 landing,所有想做的事情都受限于 L1,没有办法做智能合约。所以那个时候我们就逐渐得出结论,BitDAC 一定是需要有一个虚拟机环境,否则再多的好想法也没有办法实现。

所以,其实这个事情本身它是由它的必然性的。那正好在去年年底的时候,很多 BitDAC L2 的概念开始慢慢地浮上水面。正好我们也一直有这个想法,所以我们大概从去年 10 月份就开始去确定去立项做 Merlin。

我们现在 Bitmap Tech Labs 里面是有几条线的,当然也是保持同步地往前更新。也有一些外部团队在帮助我们,比如 BRC-420 协议的升级、更多的应用场景,以及 Bitmap 整个游戏的开源、孵化,包括现在我们很多生态里面的围绕 Bitmap 的游戏项目。Merlin 团队里我自己可能会经历得更多一些,从链到钱包到应用 Dapps。大概来说,我们团队是有这么些业务的。

团队规模大概是多少人

jeff:我们内部的开发团队大概是 30 人。外部的话还会有一些团队在跟我们一起做一些链上的 infra、链上 DeFi 基础设施,以及包括链的 ZK 升级,还有市场的 Eco,因此外部协助我们团队的也大约有 30 人左右。

从团队内部来说,你们觉得 BitDavinci 生态,特别是 L2,会在新一轮的牛市行情里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jeff:我觉得其实是在激活BTC的钱,以及激活新的用户。这个事情在任何行业,不管是 Web2 还是 Web3,我觉得其实都是一样的。意思是说,要么本身这件事情的金融杠杆是足够高的,这个钱非常多,比如说不管是看美国的这个美债还是美股市场,或者中国的外贸市场。

就本身整个市场的钱非常多,所以BTC首先具备这个前提,BTC本身的金融体量非常大。但是BTC的金融利用率很低,可能连百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都不到。

我觉得首先 BitDavinci L2 是想通过这个金融杠杆去撬动这部分没有被利用的资产。想象一下,这一万亿市值的 比特币 以及未来 BitDavinci 相关的这些 BRC 资产,如果这些资产被激活,它可能比做十条二十条的 Ethereum L2 可以撬动的钱多得多,因为 Ethereum 本身的资产主要还是回归在 Ethereum L1 上,并且 Ethereum L1 本身是一个实用性的生态系统。

第二个是我们去年看到的这些 BitDavinci 应用生态的创新,我么能否把它给扩大。这种自下而上的社区自然发行方式,链上的这种铭文可组合性,以及整个基于 BitDavinci 区块数据数字生成的叙事,沿着这个叙事去做,不管是元宇宙也好,还是做 AI 也好。

所以,简单来说,我觉得 BitDAC L2 可能扮演这两个角色,一个是把过去的这些没有利用好的金融给它做好,第二个就是 BitDAC 上的这些原生创新如何能做的更好。

现在 BitDAC 上协议与应用很丰富,那对于普通的散户来说,有什么确定性比较高的能够抓住的机会

jeff:我觉得这个机会还是很明确的,我还是比较喜欢在大的、在数学上去算这个账。当 以太坊 市值在两三千亿美元的时候,你会发现 ERC-20 的代币总值也是在两三千亿美元,那今天 比特币 的市值在一万亿美元,但是 BRC 资产的总市值可能还不到一百亿美元。从这个 100 亿美元到 1 万亿美元,中间还有 99 倍的空间。当然我不是说这 99 倍的空间一定会实现,或者会在短期内补上,但是本身的这个趋势与潜力其实是比较好算过来的。

所以,其实我觉得对于散户来说,最关键的就是这 100 亿美元的 BitDavinci 生态内资产,包括 Ordinals、Atomicals 等等这种。就是从 100 亿美元的市值到逐渐向 1 万亿去追赶的这个过程,它其实就是一个所谓的牛市。

据统计,现在有超过 30+ 条 BitDavinci L2,又分为侧链、Rollup 和数据可用性等几大类别。那对于 Merlin 来说,它跟其他 BitDavinci L2 有什么不同,特别是从技术角度来说

jeff:从技术上来讲,我觉得现在没有真正意义上的BitDavinci L2。这个我们也一直是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去跟大家讲,因为现在 BitDavinci L1 没有办法做结算。它跟 Ethereum L1 的最大区别是,Ethereum 本身具有智能合约的性能,所以基于 Ethereum 后面,从最早的 Polygon Plasma 到 OP Rollup 方案,到今天 ZK 方案。当然,这个过程中也经历了 5 年时间,并且直到今天大量的 OP 和 ZK 方案也没有成熟。所以你会发现,就算 Ethereum 网络本身具有智能合约的特性,Rollup 整个的时间也拉到了 5 年甚至 10 年以上,可能才会稳定成熟与安全。那么 BitDavinci 本身一层是不具有智能合约的能力的,也没有办法去做结算,所以我觉得目前从现实角度去考虑的话,是没有任何链可以 rollup 到 BitDAC 上。

那现在整个技术方向的话,首先是,是否可以可以把 ZK Proof 以铭文的形式回传到 BitDavinci L1 上,相当于所有的用户、所有的节点和所有的验证者都可以拿到开源的,并且不可篡改的 ZK Proof 去对于这个链的安全性去进行校验。

第二个的话,试图让 BitDAC L1 去进行验证,或者说试图让更加去中心化的网络去验证。我们现在的计划是在链上就需要有一个质押系统、有一个 POS 的 Stakers 机制。他们可以对所有的 ZK Proof 进行校验,然后他们本身质押了大量的 比特币,对于这种作恶的行为,或者出现错误报告的行为去进行撤回和索赔。同时的话,在 BitDavinci 这一层的下面是否可以有一个单独的 DA Layer,像 Celestia。另外我们自己本身也合作,并且投资了几个 BitDavinci 的 DA Layer,然后他们可以作为 BitDavinci 的 1.5 层,对于我们的 ZK Proof 进行校验。如果出现问题,也是一样的机制,也是对于错误的信息去进行所谓的索赔,或者 front proof,即去证明这个欺诈的存在。然后在 L1 上以某种方式再做一些更加进一步的结算。那这个我觉得在短期内,就是所谓的 12 到 24 个月内,是可以逐渐实现的比较实际的方案。

那最终的话,有没有可能整个 L2 都在 L1 上进行报告和结算?我觉得是有可能的,但是说实话,这个事情的本身与周期,我相信在五年内其实是很难实现的。

近期关于 L2 是否应该继续采用 BitDavinci 的 UTPundiO 模型有一些争论,有观点认为脱离了 UTPundiO 去构建侧链,相当于抛弃了 BitDavinci 的基本特性。如何看待这些观点

jeff:我觉得这属于已经到了一种纯审美的辩论。BitDAC L2 并没有改变 BitDavinci L1,它是基于 BitDavinci L1 的延伸。简单来说,当把 比特币 从一层转移到交易所里,这个 比特币 还是存在于交易所的一层网络,交易所并没有改变它;其次是这个 比特币 到了交易所里面,可以做合约可以做期权,那不可能说合约与期权也违背了 BitDAC 的 UTPundiO 模型。所以,我觉得 L2 也是一样的,L2 就是把资金在二层上有更多的应用方式、有更加去中心化的生态,以及有更多可以玩的应用,但是它本身没有改变 BitDavinci L1。所以我觉得 比特币 巨鲸或者 BitDavinci 矿工是根本不在意什么 L2 的,因为它没有改变什么。反而是铭文的形式影响到了 BitDavinci L1 上的 UTNPXSO 和交易,这些才是 BitDavinci 矿工和 BitDavinci Maximalism 比较在乎的点。

那既然没有改变,只是一个延伸,所以我觉得这个时候讨论这些事纯粹是一个审美问题。就像汤圆是肉馅的还是什么芝麻馅的,粽子是甜粽还是咸粽一样,没什么可以讨论的。

回到 Merlin,在上线两周,Merlin TVL 已超过 19 亿美元,已经超过了 Blast。Merlin 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去实现如此快速增长的

jeff:对于很多没那么关注 BitDavinci 生态的人而言,他们可能会觉得这事一种横空出世,可能会有一些不理解。对于我们而言,虽然确实超出了我们的预期,但是我们本身在 BitDavinci L1 上的长时间开发,给我们积累了非常非常多的社区生态和用户的流量。那这一点是很多人以前没有关注的,不知道 Bitmap,不知道 BRC-420。那简单来说的话,在 BitDavinci 生态,会发现,除了 BRC-20 的 ORDI 和 SATS 上了 Binance 和 OKNPXS 交易所的资产以外,第二大市值和第三大市值协议就是 Bitmap 和 BRC-420。

所以,我们本身拥有了两个 BitDavinci 生态的第二大和第三大的用户社区,包括核心的开发是由我们自己做的。不像 BRC-20 是完全自由去发币的这么一个协议,Bitmap 和 BRC-420 更加的垂直一些。所以说本身我们已经积累了大量的用户流量,然后我们了解这部分用户他们到底在玩什么,有什么资产,以及他们本身的对于这个社区的投入度。在这个基础已经建立的情况下,其实也是比较能预想到这件事。当然对于外部而言,这可能是一个很快的事情;但是对于我们而言,这件事偶然中也有一些必然。

如何最大化保障用户的资金安全

jeff:对于用户可能有压力,但是对于我们而言,这个压力肯定是更大的。简单来说,BitDavinci L1 的资产,它的技术实现是在一个地址里面去存储这些资产。这些资产存储的话,它本身只是涉及到一个多签的概念。它跟 Ethereum 不一样,Ethereum 可以做智能合约可以做大量的限制。BitDAC 的地址的话,其实是很简单的,即谁签名。如果你签名这个钱就是你得,如果我签名这个钱就是我的。

所以现在我们实现的方案,是我们在两三个月前跟 Cobo 等一些安全公司做了一整套 BitDAC L2 的方案。这一整套的方案,首先是在一层上保证用户的资产是由多个签名人参与的,并且多个签名人的利益是完全不冲突的。中立的是首先保证用户的资产不会被任何单方去 rug。第二个是,所有的资产在 L1 上去进行转账,然后在 L2 上去监听到这个信息,并且在 L2 上通过合约去铸造这个资产;以及反向的在 L2 上销毁这个资产,然后在 L1 上再发起转账。整个 L1 和 L2 层的不同节点,在中间穿插了 Relayer 的数据去监听记录和校验。整个的这样一套方案是我们跟 Cobo 等发了很长时间去做的。

所以我觉得是在 L1 上把这个签名人变得更加的多样,保持中立性与合规性。另外在 L1 和 L2 层之间保证这个信息不会被篡改,信息可以经过多方面校验。这是我们认为已经是行业里面最安全的方案了。基于 BitDavinci 生态来做的话,它有点像牛顿物理没有办法变成量子物理一样,就是它能做的事情是非常有限的。

现在参与人数很多,像质押比拼资金量也是一种大户游戏,社区也有一些声音说很卷。Merlin 未来有没有一些更加相对散户友好的参与方式呢

jeff:我觉得是分两边的。首先是,我觉得 Merlin 已经是所有 L2 里面最适合散户去质押的。因为我们释放了 20% 的代币,而不是别的链释放 5%。释放 20% 的代币的好处就是你的 TVL 要再高,那用户他能拿到的这个币的数量也是别的链的 4 倍。第二个,因为 TVL 在不断变高,留在链上的钱在变多,所以整个生态的活跃度,整个生态里面的繁荣度,包括整个链长期的总体市值一定是更高的。其实很多我们自己的用户做的工具去测算大家的预期收入等,他会发现不管币的数量还是币的价值,和其他那些释放 5% 的链相比它的收益是更高的。

在质押以外,比如说像 Merlin swap,对于散户比较友好的这种交易工具,或者链上应用,也会去释放代币。我们之前其实有说过,除了 Merlin Seals 以外,还有大量的代币绝大部分都会释放给持有者、用户、Builders 和验证者。所以本身我们的代币释放是一直长期存在的,并且给那些真正参与我们链的用户去进行释放的。

所以不管进去 Merlin 里别的应用质押、借贷还是交易,包括最近 Merlin 上的 MEME,我觉得这些用户不管是从交易中获得利润还是通过交易行为获得代币的释放,这都是我们一直以来承诺给到用户的方式吧。

后面多轮的空投权重活动,可能会以什么形式去开展

jeff:主要还是基于生态了。包括一些新的应用上线,对于开发者的一些 Grant,对于早期参与用户的一些激励,以及我们在链上需要做更多的节点去进行验证和跨链反欺诈证明等。所以本质还是参与生态的人,不管是开发者、用户还是验证者,几乎我们的代币都会释放给这些人。

现在公链发空投,很容易会吸引很多撸毛党或者工作室,如何看待这类群体

jeff:我觉得 BitDavinci 这边的文化是不走复杂化的。昨天还有个 space 在聊这件事,有人问我们有没有对 IP 地址做统计去分析不同的人去做反作弊什么的。但如果你看 Merlin 的话,会发现 Merlin 的活动是不搞复杂的规则的。任何其他所谓的 Ethereum L2,你会发现它们的 Ethereum 创业者都会搞什么任务,做完这个任务拿多少分,做完那个任务拿多少分,然后一级分销百分之多少的分成,二级分销百分之多少的分成。它就是把整个系统设计的非常复杂。一旦把系统设计复杂的话,你会发现这才会出现撸毛党和工作室。我们跟 Ethereum 一些项目合作,无一例外,会发现大家都喜欢把这个问题给搞复杂。

但回过头来看 BitDAC 生态,就打铭文这个事,它就特别公平。比如说它就这么多铭文,如果你特别有钱,你一个人可以把它都打光。但那又能怎么样?一个人如果把它都打光的话,那就不会有人来跟你建设生态,不会有人来跟你建设社区,你相当于就买了一个空气币。

所以 BitDavinci 这边文化我特别喜欢,就是它通过特别简单公平开放的规则,然后让市场去做自由的调控,而不去做规则的限制。从逻辑上来讲,规则限制的越多,它其实反而限制的不是撸毛党不是工作室,反而是把真实用户挡在了外面。所以我自己是从来没有撸过空投,也没有做过任务,我们 Merlin 给的活动其实都是特别简单公平,让所有人都可以参与进来。

Merlin 在月初宣布获得了 OKPundi Ventures 和 BCHABCDE 等在内的 20 多家机构的投资。听说投资人的条款没有散户友好,最终是如何说服投资人的,以及在挑选投资人上最关注什么

jeff:这个其实也是我们社区大家比较关注的。大家为什么在 Ethereum 上觉得难受,因为大家感觉被这个机构给割了。这是普通散户比较存在的一个难受的情绪,所以大家来玩 BitDavinci 的时候,他很自然的就是对机构比较反感。所以会发现,去年 BitDavinci 生态里面的这些项目,大家都没有融资,或者不宣布融资。生态的用户对于机构拿走多少代币也会容易有点迫害妄想症。就我印象中有个项目,好像给了 5% 给团队跟机构,然后就被全网攻击。我觉这个文化也有点太过极端了。

我觉得投资机构投资 Merlin 的话,他的想法一定是看重一个长期,因为我们做的是一个 BitDavinci L2。从架构上看,会发现我们更像是一个 BitDavinci 的公链,因为 BitDavinci 本身没有智能合约,所以要做一个 BitDAC 的公链,长期建设生态和 Dapps,那很自然它一定是一个 5 到 10 年的事。所以对于投资机构而言,它的解锁期是相对长是比较合理的。如果投资人不接受这个长的解锁期,说明其实对于这个生态本身是没有信心的。但是对于用户而言,我们更加希望的是一种自有市场自由流通,那早期看好的人他可以上来,早期不看好的人也可以去快速地获利退出。所以在我们生态里也有人在说,Merlin 项目这个是“韭菜割 VC”,散户可以先拿到筹码自由交易,而 VC 还得等待解锁。不过,我觉得不是这样的,机构的投资逻辑和散户还是不太一样的。

Merlin 建设社区有没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

jeff:我觉得首先就是特别透明。我们在 Twitter Space 上回答任何问题,以及在 youtube 上经常做播客和直播。我们每次都跟主持人说,你们收集最刺耳的问题。很多项目方喜欢在 Space 里面在直里面回答一些场面话,我们回答都是很刺耳很尖锐的问题,比如这个钱去哪里了,这个钱到底安不安全,为什么你们支持这个而不支持那个,团队是什么情况等。我们特别喜欢回答这些刺耳尖锐的问题。比如有人问 Merlin 是 L2 吗,我们的第一反应就说不是,我们是侧链,但是所有的侧链都会把自己标榜为 L2,所以我们也必须这样。但很多创始团队可能不愿意说这种事,我觉得这是一种透明,会让用户觉得你是特别的真实。

昨天发生什么事呢?就是 Merlin swap 有一个空投,给这些所有的早期参与者去免费空投一个币,然后让大家领。由于 AA 这边对于链的压力比较大,和 Polygon zkevm 没有升级,总而言之,就是很多用户来不及去领,以及包括我们这边快照进行了用户登记,有一些说没有拿到这个快照。所以官方就是说保证全部会承担 Gas 去空投掉,并且如果这个最后的量超了,因为没有快找到,官方也会去市场上回购后去空投。所以每次我们这边出现一些问题,我们总是可以以最快的时间和最坦诚的方式跟大家解决,承认错误。

包括在 BRC-420 发布当天,网站比较卡,导致很多人打废了。如果按照 BitDavinci 网络的历史上,所有的项目都不会去退这个 Gas,因为 Gas 是支付给矿工的。但因为当时我们网站比较卡,在第一时间十分钟内就发了个推特说所有打废的我们都会退全部的钱以及 Gas。那当时我们第一天就退了几十万出去。

所以我觉得这种特别坦诚,特别尊重市场和用户,以及关键是从去年 6 月份开始坚持以这样的方式去对待社区,坚持每天 4–5 场得 Space 和播客,这样的态度,让社区觉得我们是一个很真实的团队。

现在在 Merlin 上有什么有意思的项目能跟我们分享分享

jeff:我觉得早期的 DeFi,大家是可以积极地、以低风险的方式去参与,特别是热钱特别多的生态里面。当然不管是什么样的 DeFi 前提是他们的这个应用,经过审核审计,要保证是安全的。

其次,对于很多 BitDavinci 用户也好,还是 Ethereum 用户也好,我觉得一些原生的 BitDavinci 创新的应用,大家可以多去体验。像我们自己也投了好几个公司,比如投了一个在 L2 上打 L1 铭文的应用特别有意思,就是在 L2 上可以用各种代币去打 L1 的真实的铭文,然后它可以瞬间帮你跨链到 L2,比如给一个 ST SNT,然后就可以更早期的去把它进行交互或者流动性。

包括 Bitmap 元宇宙最近也有两个产品也在测试网进行对外测试,所以我觉得早期的这些应用的话,大家都可以多多关注。

彩蛋环节

“背后大哥”?去年才进 Web3 创业,根本不认识。

jeff:今天(2月23日)上线正好 14 天,Merlin Seals TVL 达 19.7 亿美元,超过了 Blast,这个成绩也正如大家所说的很斐然。但是这 14 天出现的 FUD 的数量其实是超出了我个人认知的,比如说有人会问这个人是不是背后大哥那个人是不是背后大哥。但说实话,里面传的这些人我其实都不认识。因为我之前一直在 Web2 创业,后来我还为此做了许多科普,甚至找人去联系下这些大哥问个情况和辟个谣。

但是我后来想明白了,因为在大的市场眼光里,Merlin 是一个刚发布了一个月,刚上线了几天突然就席卷了整个市场,所有人都在聊。所以我觉得可能就是这么一个突然性让大家觉得这个事情不合理。因为大部分人其实包括我自己也是,需要对很多事情找一个合理性,去解释这个涨一定是有原因的,这个生态火一定是有说法的。如果我不知道它为什么突然火,那它背后肯定有这个神秘力量。

但我想说的是,其实我们团队在这个铭文生态 BitDAC 生态从最早最冷的时候就存在了。说真的,回到去年 6 月份看,在这个生态里面建设有正规开发者的团队在国内外全球可能不超过 10 个,所以我们在最冷的时候在里面坚持建设,也不赚钱,也不收钱,做了七八个产品,然后到了现在。所以到发 Merlin Chain 的时候,我觉得整个生态是水到渠成的,整个 Twitter 上的海外社区也好,亚洲社区也好,他们对我们的这种 FOMO,这种信任与参与的热情,我觉得是比较自然。但是对于外界而言,他可能会觉得这件事情是一个特别新、刚听说就爆火的这么一个项目。

这也是中间一个很有意思的插曲,最近我觉得已经还好了,大家已经从 FUD 开始转变成研究了。

BRC-420 扮演的角色以及图币二像性

jeff:我觉得 BRC-420 在整个 BitDavinci 网络里扮演一个角色,就是资产多样性。不同的内容,以及模块化以后,可以去炒作的标的,可以为应用去利用的标的。比如说现在做一个游戏,可以通过 BRC-420 把它整体打包上链变成一个全链游戏资产,这样子内容和资产就合二为一了,这是在过去 Ethereum 上没有出现的。这个资产在 BitDavinci L1 上我觉得是一个特别牛逼的事。在 L2 上它交易起来或者说互动性肯定会更强,正好 Merlin Chain 是可以去承接这个流量的。BRC-420 并不是一个 L2 的资产,但我相信这些资产在 L2 上做游戏和做应用可以更好地流通。

不谦虚地说,图币二像性这个词最早是由我提出来的。Twitter 有记录可以查。我觉得 Ethereum 上的图币二像性是参照了我们的设计。说回来,我觉得又不一样,它是在金融上实现了这件事情,这个事情可以滚雪球,所谓的左脚踩右脚可以滚起来。无所谓好坏。但是 BRC-420 提出这个东西的时候,我们更加关注的是在应用性上。比如说去看 Bitmap,在 Bitmap 的元宇宙游戏里,这个图本身就是一个地,需要这个地才能去干非常多的事,比方说有算力可以去做交易获得了一个 space,这个 space 里面可以运营一个私有化节点,或者私有化游戏,还是私有化社交场所等等,所以这个图本身是有实用性的。当把它 wrap 成代币以后,这个代币在整个系统里面,在自制的世界里面作为流通货币,不管是交易还是 DeFi 还是使用花费。基于双边的实用性,再去给他构建一套金融的玩法,这个是我觉得的一个完整的故事。但如果没有实用性而是直接去构建金融玩法的话,它会很 ponzi 和 FOMO。但是我觉得这个事情它不是一个能长期跑下去的游戏。

当然,我个人觉得 ponzi 是一个中性词,甚至是中性偏褒义的词。所以我觉得最好的产品是一个 long-term ponzi,有了应用和资产本身的实用性再叠加一层金融的玩法,它可能才是一个 longer time 的 pozi,就是像BTC,像美股,像房地产这样的都是 longer ponzi。但如果只叠加金融属性的话,它就更可能变成了一个 short-term ponzi。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门版块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